银吞

将回日月先反掌,欲作江河惟画地。

“晚上聚餐去不去?”
“去不了,没空。”
“那明天呢,我单独请你啊。”
“明天也没空。”
“后天?”
“…”王耀站到“古罗马”的架子前,目光从一排排参考书上掠过去。他不答话,等恺撒知难而退。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你对这个感兴趣啊。”恺撒立在王耀身后,指尖点在一本书书脊上,而后摊开手掌支在那一片。“专业课论文。”王耀不咸不淡地答,抬眼睨那只手。
等他拿好书,要么从另一边空阔处过去,要么就转身让圈着他的这人把手拿开。
…从他手臂下猫过去?
王耀眼底闪过一层嘲意。
“我教你啊,我南欧那来的。”恺撒低下头,呼吸捉住他的耳垂。
他突然觉得王耀意外地…怎么说,娇小?他交往过的一个女模特都可能比王耀高。
“你有多高?”
“你觉得呢。”王耀的声音有点凉。他挑好书了,把食指搁在上面发力抽出来。
“…一米六五?”恺撒笑了笑。
王耀把书拿在右手里。
他忽然旋身,一手拉住恺撒小臂后扳的同时踹上人小腿,“你猜错了。”他说,冷冷地俯视高年级仰到地上。
恺撒摔到地上发出不小的一声。他有点吃疼,皱了一下眉后摊开双臂。王耀绕开他落步往外走。
“喂,你总不会一米六三吧?”他想了想,咧开嘴吆喝说。

深夜十点。
叶修在网吧门口两手揣兜站着,怎么待怎么不对,从口袋里摸出烟来点上,晩凉沾衣欲湿。
有人把手横到他腰际,双唇紧随着附上他脖颈。叶修耳尖稍稍一抖,齿前一星烟火浸润在黑夜里,八风不动的神色。周泽楷吻着他,在他看不到的角度闭着眼睛,鼻梁挺直,骨骼鲜明的棱角在颈侧要害处摩挲过,是圈地划领的笔锋。叶修垂着眼睛姿态不变,呵出一口烟。周泽楷的轮廓逐渐洇在那一小团光里,像在俯首祷告。
“前辈。”
“走。”

测aph与百年孤独兼容性

亚细亚家族的老王(丽贝卡)和开进口奢侈品店的罗曼蒂克年轻人法叔(克雷斯皮)玩儿似的谈了几年恋爱,某一天北亚斯拉夫家族在外已久的家主伊万布拉金斯基(…他叫什么)归来,浮云为他阴,悲风为他旋,老王一见觉得妈耶比起这位来那个娘娘腔算什么。俩人情不自禁啪一场,威逼利诱请来神父托里斯,结婚了。
法叔悲恸欲绝,亚细亚救场之王王濠镜(乌尔苏拉)推推眼镜想了想说这样我还有个妹妹要不给你吧。万绿丛中一点红王湾(阿玛兰妲)接过兄长留下的锅说想得美,死也不会嫁给你。
红色夫夫二人在墓地旁盖了个房子,老王每天做做饭扫扫风吹过来的骨灰,过得非常幸福。
偶尔啪啪啪的动静令寡妇心悸。





自娱自乐向不要认真。

因为存在得太久了所以谁能燃起那颗心脏里哪怕被称为“恨”的东西都会成为发生爱情的人选,血液在高温情绪下微妙的泵动,让人感觉自己还活着。

脑补一个味音痴二战友军设定。
虽然是过命的交情,但当离开战场,当你坐在家中构思一封信一份讣告,你会惊讶地觉得,你原来并不了解他,你甚至对他一无所知。
或者是当你抱着他的骨灰踏上伦敦街道,你才了解那个完整的亚瑟·柯克兰,不是步兵上尉,而是在女贞与槭树下,在一九三九年前,属于夏日雨后天色灰白的伦敦。

这个设定也可以套红色,苏/联援中飞行员……梦里持续很久王耀会再坐到那张病床前,在雪洞一样的屋子里,回想那个俄/国人在血液流尽前的一句“我爱你”。
我对他的爱意苏醒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后知后觉地在寻访与追忆的岁月里升温。

他们越是寻访,越是触及那段与自己不同轨的往事,就越明白曾错过什么样的一个人。他们在聆听时的微笑有多欣慰与无奈,夜半被两人份的人生压迫醒转时的心跳就有多沉重。

双杀手设定。

亚瑟·柯克兰回到家中,把雨伞伞柄靠墙放在鞋柜一侧,迈步到客厅里打算泡杯茶喝,然后他摁亮顶灯,一股异质的气息突然窜上鼻端。亚瑟停下动作,不动声色地调整姿势将一手虚搭在衬衣衣摆下的手枪上,循着那股雨水、火药与血腥混杂的气味迈动步伐,越靠近卧室他心下就越安定,最后他力道很轻地推开虚掩的卧室门,王耀伏在床上,没被枕头埋住的半边脸朝向这边,合着眼睛,被雨水打湿的外衣下洇出一片红色。

王耀在第二天早晨自然转醒,从脖颈到右半边脊背僵硬到动不了,一翻身就牵扯到绷带下的伤口。他拥着被子坐起来抓头打哈欠,毫不意外地发现身边从衣服到被单被换了个遍,一片雪白,衬衫还可能是亚瑟的。
他觉得颈后有点痒,就像只坏脾气的猫一样疯狂抓挠起来--“你能不能少点事情,”凑巧来看一眼的亚瑟握住他的手腕一脸无奈,“你的伤口在恢复,组织生长,这么抓它对它一点好处也没有。”
“你的房间配色让我想到酒店标间。”王耀收回手自顾自地开启另一话题,垮着肩膀耷着眼角没精打采地坐着。亚瑟没有搭话,目光落在王耀身上。他正在走神,熹微晨光铺在床榻上,光影随布料褶皱的起伏迤逦延展,而王耀净瓷一样的皮肤几乎与被单同色。
那一眼让他想到了也许不会是很久之后的很多个清晨。王耀半晌没有等来回应,抬头看了看他。
“虽然你的厨艺是难给人什么信心……连速食的东西也没有吗?”
“有的。”

结婚不可能的,上辈子都不可能的,也只能紧赶慢赶搞出一个东西看他们欧欧西这样子。

“苏/方是否认同美/方‘婚姻双方对彼此担负零责任’的提议?”
“是的。”
“本次婚姻作为纯个体间的结合,与既成的政/治/经/济/格/局互不关联、互不作用?”
“是的。”
“婚姻后任何一方不得出于所代表国家的利益对另一方的行为施加影响?”
“是的。”
“婚姻双方以所代表国家为第一位、本国相关机密对对方无告知义务?”
“类似与第一条重复的问询还是省掉吧,阿尔弗。你身后的那些议员们是对我不放心,还是对你没信心?”
“那么没有了。”
“……”
“苏/方/代/表还有任何问题?”
“有的。”
“?”
“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是否有足够的信心与勇气永远爱着伊万·布拉金斯基,无论政/治与经/济/格/局出现任何变化、国/内/民/意出现任何趋向?”
“以我个人经历的二百年光阴起誓,我将永远爱你……即使镰/刀/与/锤/子锈蚀,马/克/思的著作成为无人问津的旧货。”
“这种时候就不要气人了,美/利/坚。”
“我会永远爱你,即使那话反过来也一样。”
“我很荣幸,阿尔弗,我爱你。”
“嗯哼?”
“新娘可以吻新郎了。”

也许是一九七二年……双方战/略/缓/和期间……不不存在的。

吸血鬼AU。老王致力于构建亚/欧/大/陆/桥促进血族和平发展,子露开着类似联络点的小铺子。

一家机械作坊。王耀走进去,无声地在嶙峋的金属棱角间辗转步伐,仰着头,目光随天花板上垂挂下的大件器械流动。最后他停在一张矮桌前,拿起一只半成品戒指端详,指腹拈着它变换角度。冶铁炉的光附着在桌凳、金属与年轻人的轮廓上,就像平平地镀了一层赤金。西伯利亚夹着雪粒的风仍在屋外街道上高高低低地呜咽着,这间作坊却暖和地像只热茶壶,壶腔是莹莹的铜红色。
“把它放下。”背后突然有人说。王耀转过头去。
“请把它放下,先生。”孩子的声音重复了一遍。不及王耀半身高的小西伯利亚人端着枪,随音节起伏小幅度仄头,暗紫色眼底空洞如无物。
斯拉夫血裔未能觉醒的亚等种,伊万·布拉金斯基。

呆在北亚的一周里王耀见了那位斯拉夫族群的实际掌权者,布拉金斯基们的大姐冬妮娅。王耀曾隐约听闻她的种姓与伊万不同--而实际上,相对于权位尊贵的两个姐妹,本该合理合法的新王伊万·布拉金斯基才是被排挤出决策层的那个。
他未能觉醒。纵使他已经活了几百个年岁,他还是没有觉醒,形容幼稚像个人类孩童。寥寥的几次王耀见到他,伊万都习惯成自然地待在被旁人安排好的局外人的位置上,裹在暗淡的袍子里,垂着头,在过高而显得与身量不相协调的靠背椅上沉默着。他在想什么?有些时候王耀在晚宴厅的另一个角落里看着他,虽然力量还受到觉醒前的限制,心智却早该在几百年的弃王时岁里成熟了。那个角落里的灯光就像只照着一个人,你会想些什么呢?

王耀日常见到那对浅色皮肤高挑身材的姐妹。相比性情别犟的妹妹,姐姐更长于交际。动身当天的清晨,冬妮娅以委婉的言辞表达了不能与东方族群合作的遗憾。
“多留些时候吗?”她微笑着问,对王耀投以得体弧度与和蔼注视,浅金色短发卷在耳后,“我们还准备了许多招待呢。”
“我想还是不了,”王耀面带歉意摇头,对这个结果并不觉得意外,“感谢一周以来您的盛情。”于是冬妮娅神色中的遗憾更甚,娜塔莉亚倒是始终如一地端着冷淡的表情、姿态充满戒备地坐在长桌另一侧。
离开时王耀见到了伊万·布拉金斯基。出于不同血裔间与生俱来的疏离,并没有人来送他。幼体吸血鬼的身影几乎与灰扑扑的城堡外郭融为一体。看到他时王耀愣了愣,随即露出友好的笑容。
“你要去南方的那些地方吗?”孩子仰着头,用紫色的眼睛对着他。
“是的,为什么这么问?”王耀敏锐觉察到伊万心中的地域区划。他蹲下来,认认真真地与孩子对视。
“因为这儿的每个人都在抱怨,那些‘人’们,我的同族们,他们说这里冷死了,说他们活不过冬天。”伊万回答,嘴里呵着白气。王耀默默地看着他,一只小臂横在膝上。
伊万又问:“南方可以有多暖和呢?”
“非常暖和。”王耀顿了一下,抬眼去看同样灰白的天空,那就像一件洗过太多次的外套,“你们这里有向日葵,南方是不怎么种的。他们有更多的光与热,足够侍弄更脆弱、也更鲜丽的花。”
“‘你们。’”孩子敏感地纠正王耀。王耀短促地牵动嘴角,揉了揉他的发顶。

早餐时间。王耀往面包上抹果酱的时候听见亚瑟状似无意地提及:“听说每天固定的早安吻对都市上班族缓解精神压力有极大助益?”“……”王耀停下手里的动作,深深看亚瑟一眼。英国人在报纸后面镇静地与他对视着。
“你要早安吻吗?”
“噢,我不反对。”亚瑟放平报纸,从容地说。
“闭上眼睛。”
“?”亚瑟莫名其妙但还是照办了,阳光透过一侧的窗玻璃照进来,他的眼前仿佛蒙着金色的细雪。
王耀重重在吐司上又添一刀果酱,一手把它掩在身后接近亚瑟·柯克兰,再近点就直接拍他鼻尖上。王耀愉悦地想,为了戏弄的可信度还是弯下腰、脖颈前伸凑近那双嘴唇。
幽碧的眼瞳张开。王耀愣住,亚瑟在极近的距离内注视着他,浮着光的瞳孔像两口平静又深邃的湖。
他不知所措,英国人笑起来,略略偏过头吻了他。

王耀愤愤地把车门甩上时亚瑟正在驾驶位上支着侧颌微笑。“吐司味道怎么样?”他问,肩膀波动起来。
“甜,甜死了。”王耀咬牙。

嗑女体自由组。中产阶级成熟知性的法姐和闹腾的小姑娘艾米丽。雪后一个晴夜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走在路上,艾米丽不戴手套冻得直呵气,冲法姐装可怜,法姐就把她的手尽量裹到自己手掌里,嫌艾米丽牵着她的手悠来荡去太不省心干脆揣兜里。同居了还有早安吻和冷煎蛋。“不要油脂就去吃草啊!低温欺负一个蛋算什么本事?”“所以亲爱的,你们美/国国民体重增长都耗在这个上面。”
自以为年轻有活力啥都玩得起的艾米丽见识到恶闺组乃至露娘春燕五人聚首对瓶吹的传统后才意识到自己这位出身良好受过高等教育的恋人还有怎样的内在。